梼杌

杀!《权力与天下》

    此刻,风都是利刃。

  “鬼虎骑,听令!杀!”

  “杀!”

  随着首领的一声口号,十几名鬼虎骑兵手持细长精铁细剑的双臂夹紧马颈,双腿各部有一柄薄薄的长刀片,鬼虎骑兵看似随意站位,但如果正面去看却站的不露出一点缝隙,向前冲锋,十几人的冲锋就像刚刚来到皇室众人那样,无声无息,有的便是诡异的风,这便是

  虎阴诡阵。

  随着鬼虎骑兵的虎阴诡阵的形成,原本晴好的天气变得阴沉起来,像是在附和诡阵的诡异。

  甄老眼睛向四周瞄去对皇室一众人等大喊“带皇子进林子!”说罢,架起明奂天便向林子冲去,其他人也不耽搁纷纷跟去。

  见此,鬼虎骑首领笑到

  “敢跑?笑话,给我追!”

  随即也进林子,这鬼虎在林子中竟比在平原地区更加敏捷,将这虎阴诡阵更加诡异。

  甄老看向后面,知道发生的一切便吩咐左右依靠树木阻杀鬼虎骑兵。

  “老头,你这是被吓糊涂?不知道树林是鬼虎的天堂吗?”

  鬼虎首领嚣张的声音围绕在树林之中。话刚落音,一道道箭矢击中了几名鬼虎骑兵,惨叫声在鬼虎首领耳边响起。

  “哼!困兽之斗。鬼虎所属包围他们,立刻解决战斗!”

  鬼虎首领怒气冲天,拔出腰间的佩剑,也加入到战斗中。

  几次呼吸间,鬼虎骑已经将皇室众人围在中间。

  “甄老,这可怎么办啊”甄老身边的一位护卫警惕看向四周。

  “不要怕,按照原队形。大家依靠紧密的树空,长枪手在外,弓箭手在内。”甄老镇定的继续指挥。一定要成功啊。

  鬼虎骑陆陆续续的发起进攻,都被皇室护卫射出的箭挡下。

  皇室众人保持阵型依靠树间的空隙向北缓缓移动。突然几名鬼虎骑兵突然从空中落向阵里,长枪手要刺向时,鬼虎以落入阵里。

  阵型被破,乱战开始。

  鬼虎骑立刻蜂拥而至“突围,保护殿下!”甄老说完,立刻拉住明奂天的手,护卫着明奂天向北跑去。

  鬼虎骑紧随其后不断杀戮着皇室护卫。

  “啊!”又一位皇室护卫被鬼虎追上,从后背被细剑刺破胸膛,血液顺着细剑流出,剑上本已凝固的血迹此刻再度鲜活。细剑再拔出时已算是开膛破肚,内脏涌出,顿时血腥滔天。座下的鬼虎在不断舔舐着,细嗅那血腥的芬芳,品尝着这鲜活的美味。

  颜老被激怒了

  “该死!我和你们拼了!”

  双手结印,醒狮觉醒,颜老身体内的罡气不断喷涌,溢出体内。被林清韦打伤的经脉,变得脆弱而柔韧,可抵御万道罡气,又会被一击而碎。

  “狮吼啸天!”

  “老颜!”

  伴随一声狮吼,周围的树木纷纷倒下,迎面而来的鬼虎被巨大的声波湮灭,颜老随着狮吼的吼出爆体而亡,血肉横飞,尸骨无存。

  甄老的呼唤也无法换回挚友的生命,掩着流下的浑浊的泪水护住明奂天,挡住余波。

  明奂天见老师爆体而亡,眼泪也是喷涌而出

  “老师!”

  “咳咳。”前面一片废墟的森林里,陆陆续续的出现残余的鬼虎,为首的鬼虎首领手里拿着已经损坏的盾牌从尘土飞扬的废墟中走出“咳咳,该死。还好有那位大人给的无伤盾,不然怕是要和那老头一起死了”说完扔掉破碎的盾牌,拔出剑,微笑的面对皇室中仅剩的甄老和明奂天。

  甄老见挚友拼死都没有杀死的敌人,握紧剑仰头看天,此刻阴湿的天气下起了雨,雨水落在甄老沧桑的脸上。低下头看向病态的明奂天说道“殿下,微臣辜负陛”下信任,愿殿下照顾好自己,由此去北是萍北镇那里可能有人可医殿下。我掩护殿下,殿下保重。”就在回身之间,明奂天费力的夺过甄老手中的剑,站在甄老面前。

  “殿下,你这是……”

  不待甄老说完,明奂天又起步走向前去,双手握起剑炳指向鬼虎骑众人。

  “我知道你们是受朝中三家其中之一家的指使,但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杀我,你们可能和路上那些想杀我的人目的一样。这路上都是两位老师和众位护卫兄弟保护我。他们有的比我都小,有的是和我同龄的少女,却都在义无反顾的保护着我,刚刚我的一位老师为了我,爆体而亡。我身边这位已经是我们这一行人中,最后陪我的了。而我想凭我,冕辉帝国辉煌皇帝六皇子殿下明奂天!自己的力量打败你们!”

  他说的很慢,而当最后一个字说完时,他身上的罡气突然便在不断凝结。往日病弱的身躯此刻充满力量。握起剑冲到鬼虎骑面前,用拙劣而且不成熟的战技砍向鬼虎骑。

  “幼稚!”

  鬼虎骑首领左剑挡住攻击,右剑刺入明奂天肩膀,锋利的剑刃穿破华贵的锦襟插入肉体,血花溅到首领脸上。

  “不!殿下!”

  甄老要前去拉回明奂天,而鬼虎骑已经驾着鬼虎从甄老身上踏过,留下一具尚未闭目的尸体。

  “老师!”

  明奂天此刻犹如疯了一般,忘记身上的伤痛,挥剑的频率不断加快。一时竟然鬼虎骑众人不能靠近。

  “你们,你们都该死!”

  明奂天眼泪已经止不住了,猛的跳起,双手握剑重重插向鬼虎首领。

  首领此时慌了,双手举剑刺向明奂天,企图让他放弃攻击。

  “噗”

  三把剑都准确的刺入双方身体,首领双剑刺穿明奂天的左右胸腔,明奂天的剑插穿了鬼虎骑首领的正胸。

  明奂天低着头,双手颤抖的握着剑“你…你们,都…都该死!”

  随即立刻拔出剑挥砍“来啊,来啊!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来啊!”明奂天奋力的嘶吼,手中的剑还在挥舞。

  鬼虎骑剩余的人见首领死了,又见明奂天身体里插着两把剑还如此不要命,纷纷骑着鬼虎逃走。

  明奂天仰着头任由雨水洗刷血迹“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师,老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即抱着剑倒在血泊中。

  


刺杀皇室众人

    潮渊庄源潮厅

  装潢古朴的房梁,四根粗壮的金钱木顶撑起大厅的天穹,天穹上的壁画绘画的是林家先祖在治理源萍湖水时与此方水妖的大战。壁画中的林家先祖磅礴大气栩栩如生,挥舞着传族之器诛杀水中妖孽。

  壁画下的人群中,靠近门的那群人众此刻狼狈不堪,站在前方的两位老人,一位身负重伤,一位跪在大厅之上。这两位正是被击败的颜老和求林清韦收留六皇子的甄老。甄老面色复杂“林庄主,我等知道当年皇室对林家采取的措施。从一品功勋忠臣变成流放犯……”“不要再说了,我说过我不收。请二老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吧。”林清韦抬手打断甄老,不让他再说下去。甄老见此,起身行礼“林庄主,告辞!”说完,甄老搀扶着受伤的颜老离开源潮厅。

  林清韦身旁的鲍管家见此状倒是觉得饶有趣味,对于林家与皇室交恶到是乐见其成。尽管皇室衰微,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朝中还算有些根基,对林家造成些影响也还不错。他回神去看林清韦,却发现人已不在大厅,对此倒是不觉意外,便嘱咐人们散去。

  潮渊庄外,停着几辆华贵的马车,中间那辆车的帘子被掀开,里面坐着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的脸颊白嫩还有着青涩,最为耀眼的便是那有金光闪烁的眼瞳,映衬这挽起的束发。显然这便应是刚刚众人口中的六皇子——明奂天。此时明奂天的眼睛不停的看向四周,似乎在警惕什么的发生。而后便看到朝他走来的颜甄二老,看到颜老的伤势,明奂天吃惊的问到“是何人将恩师打伤!”甄老连忙挡住六皇子要探出的头“此地眼多嘴杂,望皇子莫要露面,当上车之后细细道来。”

  “嗯,恩师请上车。”

  颜甄二老上车后,细说大厅上的种种,听到甄老下跪,明奂天也大惊万说怎可这般,在听得密辛后脸色便阴沉不定“此事只怪当年先祖们处置不当对林家有愧啊!不然便是救我性命之恩啊”明奂天对此很是无奈又无处宣泄只能留作心中,毕竟是祖先欠下的债他们这些后人总是要还的。询问了颜老伤势之后,明奂天道“二位恩师,既然潮渊庄不愿收留我,我们之后去哪?”明奂天开始打算起接下来要做的事了。听闻后,二老也是满脸愁容,说实话他们也并不知晓该要去哪里,六皇子这样问到是正中要害。三人沉默一会儿,最后还是甄老拿定主意“我们去其他的地方看看,为殿下寻一个栖身之所,总之大都是不可再回,不然便是羊入虎口,待皇子你羽翼已丰才是杀回大都,重掌大权之时。”

  “嗯。”此时的明奂天,气质中多了一份同龄人没有的沉稳腱重。马车随即离开潮渊庄向北驶去要去——萍北镇。萍北镇地处源萍湖以北,镇子的西面有源萍湖众多支流之一的鳜江,因多产鳜鱼著称北面是巍峨的爱达克矿山,镇上的人以此为生,造器为营。

  镇子外一声声的捶打声穿入耳中。皇室一行人听闻锤器打击的声音便停车休息。明奂天从马车上下来,连夜的车马劳顿对于本就体弱的明奂天有些吃不消,脸色苍白胃里翻江倒海。从身旁的侍从的手里拿过水囊小心翼翼的小口喝着,缓解胃中的翻腾。稍作缓解后走到甄老的车旁询问“恩师,此去萍北镇还有多远?我听这锤声可能很近,不如就此去往。”

  甄老听闻明奂天的想法,便哈哈大笑,“殿下不常外出,有所不知啊,初来这里时,老臣也曾如此想过,后来啊老臣足足走了四个时辰。”说起往日囧事,甄老也不觉得丢脸,反倒自嘲。明奂天听后问到“为何会如此?”

  “这正是萍北镇最为奇特的。萍北锻锤落三煅,四周百里皆此声。”甄老话还没说完。

  突然四周挂起一阵诡异的风,“难不成是潮渊庄的人!”颜老大惊道。“不,不是潮渊庄”甄老挥掉身边的风,细细翻阅脑海,一个重要的线索出现在脑海中“云从龙,风从……虎!不好,是鬼虎骑!全队防御阵型,护卫六皇子!”甄老在惊恐之际,稳卓的布置阵型,应对变化。

  “不愧是未来的帝师啊,想我小小的鬼虎骑也能入您之耳,倍感荣幸啊,哈哈哈哈”车队前方突然出现一队骑着黑虎的头部蒙面的人,站在最前方的人便是刚刚说话的人,全身黑衣,只漏一双黑瞳。此人一看便是小角色。

  颜老一哼“只是一小部分也敢如此嚣张?难道鬼虎骑骑主不会管吗?”

  “我们这一小队放在往常或许不敢,不过今天嘛。”鬼虎骑首领看向重伤的颜老笑到“可以试试。”

  “试试?你这可是袭击皇室,可是大罪。你承担的起吗。”甄老怒目而视

  “承担?承担什么?况且荒山野岭的谁会注意你们呢?”鬼虎头领拔出手中的刀,在面前晃,以此炫耀武力。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甄老淡然到,长袍之下金光外溢,如液体般蔓延全身,手中甩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身上附着了一层模糊的紧身金甲。

  颜老勉强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双手做旋涡状聚集阳气加速疏松自己的经脉。

  鬼虎骑兵们也不闲着,摆开阵势随时准备进攻“小的们,干成这一票我们就不用受那狗屁的气了,哈哈哈”鬼虎看向皇室众人,在拥有他后台给的资源后,只感觉这是自己口中的一块肉,只要在这里不动声息弄死他们,再毁坏尸体,那他便可以在后台的帮助下取代现任鬼虎骑骑主,到时候那他便可自立为国。现任的鬼虎骑骑主拥重兵而无野心真是浪费啊。这种疯狂至极的幻想和丧心病狂的方式促使并滋生着鬼虎骑小队的首领,他已被欲望侵蚀被权力诱惑。

  甄老看到鬼虎首领此情此景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剑,随时提防。

  大战,一触即发!

  


《权力与天下》

    #小小文章指望大家呵护


#写的不好多可以提意见啦


#文章在起点中文网有转载哦


#在此请君品尝


        湖面,一片波光粼粼的景象,鱼在湖底嬉戏,鱼鹰在天空翱翔。风划过水面卷起浪花。湖畔,大片的水萍随浪飘摇,荷花顾盼生姿。众多的河流从这里流向远方,这里便是源萍湖。冕辉帝国最大的湖泊,位于帝国边缘,一小部分属于邻国紫寅帝国,河水支流众多最远的一支贯穿方圆大陆。

  少年乘舟在湖面上,悠远的萧音穿破湿润的空气,他长发披散在白色长衫上,随风鼓动。远处的一条巍峨壮丽的大船由远及近,少年眼眸微开,一双寒瞳射出寒光。随即走到船尾左手一招一股风浪冲向水面,少年连同木舟被激起的水柱冲到船上,再一招将落下的水滴被劲风吹出船面。

  船上的人已经等候少年多时“庄主,根据前哨报告皇家的人已经快要到庄上了。鲍管家已经要去迎接了,庄主也准备一下吧”船上众人中的头头走出来小心翼翼的提醒少年。少年并不理睬,将手中的竹箫别在腰间,从身旁人呈上的干净布巾擦拭手上没有沾到的水珠,擦拭完后又从身边的人中拿过一把纸扇,一顿整理之后。转过身看向刚刚说话的人“知道的,知道我是潮渊庄庄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鲍舒正!有些事我不问,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懂吗?”少年说完,刚才那说话的人顿时礼节更加谦卑恭敬“庄主,在下不敢。”

  这位年轻的少年便是守护源萍湖及其支域河流的潮渊庄最年轻的庄主——林清韦!林清韦将布巾随手一扔说到“回庄。”

  “起锚,回庄!”

  潮渊庄源潮厅

  此时的大厅里气氛多有一种无言的肃杀的气息,大厅两旁互相对峙。终于大厅右侧的为首一虎须老者,身披橙金色滚金花纹大袍。老者右手重拍太师椅旁的桌子,巨大的响声打破肃杀宁静,两旁的人纷纷站立。虎须老者吼到“你们潮渊庄也太欺人太甚!”说罢,右手瞬时聚集的能量,碾碎了桌子,又要攻击左旁为首的人,虎须老者次座一位相同衣袍的长须老者拦住虎须老者微怒道“贵庄主寻湖查湖水质至今未回,派人去寻也已有两个时辰却还是未回,是不是欺辱我等监察使,贵庄如此做也太过分了吧,鲍管家。”长须老者暼向对面,这右侧人众正是前来潮渊庄拜访的皇室一行人等。左侧为首的人便是潮渊庄的鲍舒正鲍管家,鲍管家分别向虎须老者和长须老者行礼,尴尬道“颜老,甄老,并非我庄上欺人,实在是因为庄主寻湖未归,况且源萍湖面积方圆六百多公里,我庄又要保证水质无污,又要查看偷渡之人,时间久,望海涵。”随机恢复仪态,坐在太师椅上细啄茶茗。“你!”虎须老者颜老挥袍要走。突然间颜老身旁一道身影走过,颜老大咳,明明是走却几步穿过大厅坐在正厅首位上,起手从紫砂壶中倒出碧绿的茶水。喝一口,淡淡道“这今年的碧落潮有些次啊,味道不太好。”甄老看向正厅首位的人怒道“岂有此理!林庄主进厅不打招呼,又忽视我等,这是待君之道吗!待我等回去定向圣上禀报汝等对皇室监察团不恭!皇室所属随我与颜老离开。”说完便要离开,首位上的林庄主林清韦不慌不忙继续喝茶,说道“只怕你们出了这个门,便后悔了。”甄老脸部变得狰狞,咬牙说“后悔?我怎么会后悔呢?”林清韦继续淡淡道“少拿你的皇室威严来压我,虽然我们地处边缘,但大都的事,多少还是了解的,我也知道你们为何找我。我没说错的话你们是打着监察的旗子来护送六皇子来这儿的吧,不然还会在此久坐?帝国内部政权早被赵、张、典三家架空,你们是为了保住一点明家皇室血脉来找我的,至于圣上已经是一个傀儡了,随时都有废掉的可能。”林清韦漫不经心的说道,手中还玩弄着茶杯。

  听罢,二老脸色阴沉不定,甄老转过头来“扑通”双膝跪向林清韦,一位年近古稀之年的老人跪向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场面突然超过双方想象。一旁的颜老大惊,说道“老甄,你这是……”甄老不理颜老,对林清韦说道“林庄主已经猜到我们的意图,就请不要迁怒到六皇子身上,圣上在临行前多多嘱咐,就还请收留六皇子吧”说完,又拜向林清韦。

  林清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又随即消失,用坚定的口吻说“我不收。”

  甄老猛的抬起头看向林清韦,身旁的颜老早已忍不住“林清韦!甄老已经下跪你还不领情,我看你是找打!今天我就拆了你这潮渊庄!”不等甄老阻拦,颜老一个箭步冲向林清韦,双手各聚起一个拳头大的炽热能量旋涡。林清韦见势,一个瞬移,移到身旁的位置,原本身下的椅子被击的粉碎,林清韦随后将杯中的水倒出,水未着地,已被一股突兀的风拖住,化作一根根的水针,按人体穴位的位置,一起打入颜老的身体。颜老见一击未中,本欲反手打回,不料水针以至,一根不落的一起打入颜老后背,颜老运行火气的道路被封,手中的能量也消失。而林清韦在水针冲向颜老时也没闲着,跟随水针一齐赶到,水针刚打入,林清韦的一掌又击中颜老,水针再被这一掌之威打出,相当于水针穿透了颜老身体,颜老随即飞出,嘴角挂着血丝侧躺在甄老面前,这些水针穿过穴道又透过五脏六腑,身体表面没什么表现,而内部毁灭却是极其严重的。

  颜老想撑起,而双臂哪还有一丝力气,早就在刚刚被卸掉。颜老呼吸急喘的说道“暴雨梨花针?!”林清韦弯腰捡起地上刚刚因倒水而碎掉的杯子,淡淡道“要真是暴雨梨花针,你现在还有的活吗?”瞥向颜老“这只是风。”


2018年的第一场雪
终于在今天落下了
渴望的初雪到底还是没能陪着喜欢的人看
这雪终究不是去年的雪
心里的人也不是去年的人
风雪不停旅途的人坐下喝了一杯热茶
等雪停再走
现在不敢提人生是应该怎么样的
我是真觉得我很是渺小
这不大的初雪就能将我埋葬
大不了先悄悄沉寂
愿我来年春天能发芽

                          —— E

阴霾

心里的阴霾和玻璃上的灰尘差不多

只要愿意擦去就能擦去

而有时候不去擦掉的原因

不是因为被折服

而是因为懒

称之为“安于现状”

又或者是“适应新生活”

               —— E

她让你帮忙找的东西
就在你的包里

说点什么

干涸的眼睛
再流不出可以流出的泪水
低浅的池塘
爬不出可以爬出的乌龟

                     ——E

山水岁月

一程山水一剪岁月
山水轮回
岁月易逝
是我陪你闲逛了这山水
还是你陪我虚度了这岁月

                                                     —— E

空间穿梭

说起一件事挺有趣的。科学家们说,每一个空间都有一扇门,当我们打开了那扇门,我们便到了另一个空间。
如果按照打开门的这个逻辑的话。那我觉得,我们每天都在各个空间穿梭,自由自在。

朋友

“我觉得你这个人太有趣!既幽默又可爱,又那么的有教养,上次看见你做策划案,那股子认真劲儿真的太有魅力了。成为你的朋友的话,该多好啊。”

“要不然说,你不会成为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