梼杌

她让你帮忙找的东西
就在你的包里

说点什么

干涸的眼睛
再流不出可以流出的泪水
低浅的池塘
爬不出可以爬出的乌龟

                     ——E

山水岁月

一程山水一剪岁月
山水轮回
岁月易逝
是我陪你闲逛了这山水
还是你陪我虚度了这岁月

                                                     —— E

空间穿梭

说起一件事挺有趣的。科学家们说,每一个空间都有一扇门,当我们打开了那扇门,我们便到了另一个空间。
如果按照打开门的这个逻辑的话。那我觉得,我们每天都在各个空间穿梭,自由自在。

朋友

“我觉得你这个人太有趣!既幽默又可爱,又那么的有教养,上次看见你做策划案,那股子认真劲儿真的太有魅力了。成为你的朋友的话,该多好啊。”

“要不然说,你不会成为我的朋友。”

我是喜欢她吗

        “我告诉你,我喜欢女青好久了。我就喜欢偷偷的看她笑,看着她……你……应该明白吧?就是死皮赖脸的说几句话都感觉一天都好了。”
          吴奇就这样静静地说着,眼睛里都在闪烁着女青的音容笑貌,仿佛只要女青在身边这傻小子就会再次死皮赖脸的献殷勤。
         “可是吧。”吴奇的眼光低沉了下来“要是女青突然说要做我的女朋友了,我可能反倒会不喜欢她了,你……明白吧。我有时候就在想啊,我一直的喜欢她是因为爱她而坚持吗,可我总觉得我像瑞德那样让我这样喜欢她而被体制化,那样的我,不是喜欢她,而是被我自己关进体制里了吧”

不算太糟糕
起码这雨停了不是
明天还要接着笑

                                                  —— E

唇雨


    “只要你还爱我,不管是异地还是同乡,我都是你的猫。”
在高耸入云的城市建筑群间行走,路过一旁的喧闹的车水马龙,从人山人海前穿梭,他不属于这座城市,可他活在这个城市中,哪怕拿着让人羡慕的薪水也觉得这不过是暂时。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机遇与风险一直存在。
下班了,林思明作为最后一个,关上了灯,下楼。脚步沉重坚定,没有了早上的活力与精神。天气有些阴沉,他没有打车,就那样穿着考究的西服走过斑马线,走过马路旁,累了在马路旁坐了下来,看着路过的行人异样的眼光也满不在乎,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上一只,静静地抽着,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怎么又抽烟?给我掐了。”
“让我抽一根吧,我都一天没抽了。”
“不行!你忘了医生怎么说的了?不要命了?”
“我这儿烟瘾上来了。给我吧。”
“不给,以后不准抽!”
“不抽就不抽。”林思明小声的说道,平复了咳嗽,刚点上的烟随即碾碎在马路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感觉饿了就朝着饭馆走去,没有走公园或者小路,就走的马路,身旁的汽车响着车笛声呼啸而过,马路上的人很少,夜晚还没下班的环卫工人在清扫着马路,从身边过去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偶尔有几个夜间跑步的路过。真好啊,至少没有情侣,林思明心里想着,嘴角不自觉的笑起来,笑的很苦涩。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天桥,其实林思明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吃吃什么,就这样走走停停的来到了这儿,这天桥位置很好下面是城市最忙碌的主干车道,道旁是林立的商业楼,大屏广告牌上这时是林思明公司的广告,挂在最显眼的位置,早晚高峰都能让人们看到。
“你说,什么时候这大屏幕的广告牌上会出现你的名字?上面写着林思明林总。”
“到时候这广告牌上要写的是‘林思明爱张露萌,爱她一生一世’”
“讨厌,哪有在这么多人看的广告牌上表白人的,羞死了。”
“哈哈哈,你也会害羞啊。那就害羞。林思明爱张露萌!爱她一生一世。”
“小点声。”
“一生一世啊。”林思明自嘲的呢喃到,长舒着一口气,控制着自己,可泪水还是在打转。真没出息啊,林思明掐了一下自己,大步匆匆的离开天桥,或者说离开是那块大屏幕广告牌。本来已经计划好了去哪里解决晚饭,可肚子经不住挨饿了。找到了路旁的一家面馆,这面馆和林思明平时的星级饭店相比,真是差远了。翻开了菜单,点了一碗牛肉拉面还要来了一瓶啤酒,坐在外面的塑料桌椅上等待着面来,先是打开了啤酒,喝了半瓶,身上的乏力感被释放了出来,瘫坐在椅子上,看着远处昏黄的路灯,有沉入回忆。
“林思明!你怎么就是那么犟呢,跟我回去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呢?你不是说要爱我陪我一生一世吗?那就和我回去吧。”
“不,我不会回去的,我的公司刚刚起步,还需要我。”
“那你是不需要我了吗?难道你在这里还受不够他们那些所谓上层人的白眼吗?”
“露萌,再等等我吧,公司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别拉我,我等了你五年,也在这座城市打拼了五年,可这五年我们都做了什么,到现在还不是一无所有吗,可你还是你吗!”
林思明不会忘记那个晚上他的女朋友张露萌要么和她回老家要么分手自己留下,最后,林思明和自己谈了九年的女朋友分手了,从此没有联系过,那一夜是个雨天,可双方在分手后都没有流下眼泪。张露萌在转身走之前,他们再次的亲吻,嘴唇再次的交融,林思明不会忘记那个感觉。她的唇凉凉的也依旧软软的,仿若倾尽了最后的温柔在嘴唇之上,还未尽情享受那片唇,已经离去,咸咸的味道不知道是雨还是泪。
面上来了,林思明看着碗里的面,眼睛在热气的蒸腾下,氤氲在眼睛里的水汽,终于哭了出来,眼泪落入面里,外面也下起了雨,雨水也落入了面里,林思明不管了,大口的吃着面,这面里有她的味道,有她的回忆。
“她在那里偷偷的哭泣,而我这里下起了瓢盆的大雨。”

欲望是罪

夜晚惹人醉
因为遮盖了罪恶
也遮盖了热闹
正义不会在黑夜出现
正义属于光明下的围观
在这个时候没有孤独
每个人都是一个人
滋养 激发着心中的恶
罪分七宗  宗宗归夜
安全感得到提升
做事不受光明的考量
揭下假的面具
做罪的执行人
没觉得有什么
罪即欲望
我为了要做的在夜里不择手段
这是恶喜欢的安全感也是只能见到的生活
黑夜如福尔马林浸泡着真相
阳光下行走的才都是谎言
我是微笑
因为这是我请人画在面具上的不变式
代价太高我换不起
也不愿再在黑夜里行罪与欲的事

                                          —— E

月光似潮
月光如水
漂得是思念
渡得是乡愁
                                                —— E